新聞資訊
首頁 > 新聞資訊>政策法規 > 國家政策
阿里巴巴作為行業巨頭自覺清理門戶
2015-04-03  來源: 搜狐網
   李克強剛在4月1日夸過電子商務,阿里巴巴緊跟著4月2日就宣布了在旗下各大電商平臺封殺某一劣質品牌,是謂不破不立,高!

  這是阿里首次在全網封殺一個品牌。“wonderflower”(櫻花),這一劣質家電品牌的所有商品,在淘寶、天貓、1688等平臺遭全面清退。并且,阿里已將相關信息提供給執法部門,協助其開展線下精準打擊。

  阿里巴巴作為行業巨頭自覺清理門戶,與總理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力挺電子商務,這兩條新聞對照起來看,有意思。

  眾所周知,李克強從不掩飾他對于電子商務的重視與厚愛。

  今年兩會閉幕后答記者問時,他就極為爽快地表態過:“我很愿意為網購、電子商務等新業態做廣告。” 之前在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,李克強在浙考察的第一站,就是“中國網店第一村”——義烏青巖劉村。

  “別以為電子商務只是‘虛擬經濟’,事實上,它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帶動了‘實體經濟’,無論是B2B、B2C還是C2C。”李克強說,“更重要的是,電子商務大大降低了流通成本,這對激發中國經濟的活力功不可沒。”這個評價相當之高。

  2014年,中國電子商務市場交易規模達到12.3萬億,同比增長21.3%,其中的移動購物市場規模增速更是驚人地超過了200%。

  電子商務的大發展大繁榮,對于中國經濟無疑是一個新的增長點,而且,它恰巧又是一個低成本、低門檻的創業形式??铣钥?,會營銷,產品質量過硬,就能從中攫取財富,甚至成為“平民富豪”。這也與李克強心心念念的“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”不謀而合。

  提升經濟、消化就業、刺激內需……這樣一個能帶來多重利好的新興產業,李克強自然是喜聞樂見的。

 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錢穎一也曾說過:“在我參加總理座談會時,我能感覺到,他對于那些草根創業者是發自內心的贊賞和支持,這個裝是裝不出來的。”

  他一邊為創新創業的社會氛圍大聲疾呼,一邊又以鐵腕手段力推簡政放權,為企業去除冗雜低效的行政管束。“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”,這番良苦用心,著實不易。

  回到電子商務本身。這次阿里巴巴如此自覺地對平臺賣家下手,也可以看作是在與總理的良苦用心遙相呼應。說得俗一點,你給我面子,我當然也得給你面子。

  政府放松管制,并不意味著企業就可以胡作非為,一旦損害到了老百姓的利益,政府照樣要給你顏色看。

  說到這里,你是不是也想起了去年年底那出大戲——阿里巴巴“杠上”工商總局。一份有關“賣假貨”的調查報道,惹得雙方你來我往,掐架不斷,也讓輿論場沸騰了好一陣。

  所以,有理由相信,這回阿里主動對平臺產品進行“神秘抽檢”,殺雞儆猴,其實是對上次事件的一個回應:你不是說我假貨多嗎?那我就好好查,狠狠查,還積極配合你執法,讓你舒服得沒話說。

  應當說,這樣放低姿態的自律行為,是極其高明的公關手法。李克強好不容易讓政府的手一收再收,企業如果再不自己爭氣一點,相關部門就有相當充分的理由來強化自己的存在感,膨脹自身的權力。這到頭來,遭罪的還是企業自己。

  要知道,哪怕是李克強,對于電子商務,也是很明確的兩點態度:積極推動與逐步規范。你自己規范了,他就多推動推動;你如果不老實了,他就多規范規范,就這么簡單。

  市場與政府,永遠都是一對歡喜冤家。由市場驅動的商業自然比較健康,但盲目競爭所導致的社會風險也很容易失控,這時候就需要政府出面,來規避這些風險。

  時下,在中國,類似電子商務這樣的新興產業風起云涌,這些新事物來勢洶洶,大有摧枯拉朽之勢,讓習慣了一切盡在掌握中的政府方頗不適應,是堵是疏,無從下手。

  對此,李克強是這么說的:“一個新的業態、新的事物發生了,本來可以看一段,甚至培育一段,但我們很快管的手段就上去了,就有可能把這個業態給遏制、甚至扼殺了。”

  所以說,政府真的沒必要把企業逼得太緊。

  新興產業經過一段時間的優勝劣汰,自然會產生一些行業內的佼佼者。它們成了這個行業的受益者之后,自然而然地就會進行自律。因為沒有規矩不成方圓,只有增加行業的確定性,它們的長遠利益才能得到更好地保障。

  而這種發自內心的改變,效果遠勝于在政府規訓下的不明不白不情不愿。

閱讀推薦
日韩一级片